健康频道 > 特别推荐 > 正文

医声医事 小痛也是病:别忍着,得治!

2019-05-24 10:42 来源:青岛市市立医院
分享到:

头痛、背痛、颈肩痛、腰腿痛、关节痛、神经痛、各类术后疼痛、晚期癌痛,甚至还有不明原因疼痛……对很多老年人来说,生活中常常会与这些疼痛相伴,但大多数老人选择的不是治疗而是忍耐。“疼痛不仅仅是症状,更是一种病,必须得治。”青岛市市立医院本部麻醉手术科主任兼疼痛治疗中心主任艾登斌从事手术麻醉及急慢性疼痛诊疗相关的医疗、教学和科研工作32年,对围术期肺保护和脑保护、炎症反应的调控机制及脊柱间盘源性疼痛、神经痛的微创手术治疗有深入研究。 

开创先河

打造麻醉手术全国标杆 

艾登斌毕业于山东大学医学院临床医疗系,在校期间是名副其实的学霸。毕业后分配至青岛市市立医院麻醉科,工作前5年,他每天几乎吃住都在麻醉科,夜以继日的工作让他迅速成长,28岁已成为青岛市市立医院建院以来最年轻的科主任,他带领医院乃至全市麻醉疼痛专业团队,开创了一个又一个国内先河。 


1997年,艾登斌提出麻醉科医生与手术室护士整体管理理念,申请成立了全国第一个“麻醉手术科”,领先全国理念20余年。1998年,他创立了全国第一个以麻醉医生为主体的疼痛学会,规划了“创建无痛医院”理念框架,并带领团队逐步实施完善,开展了中国首例无疼分娩(1994年),青岛市首例无痛胃镜、无痛肠镜(1998年),开设了青岛市第一个术后恢复室(1999年),开展了青岛市首批术后镇痛业务(1999年)。2012年建成首批国家级“舒适化医疗研究基地”时,这些工作已经开展了10余年,如今更是作为行业基本业务和评价标准深入人心。1998年,艾登斌带领青岛市市立医院麻醉手术科成为全国第一批麻醉与疼痛新药临床研究基地,成为中国新药研究第一梯队,并成为行业标杆。 

2007年至2012年,他在全国首先创立麻醉与疼痛临床研究中心,2014年建成“青岛市麻醉与疼痛质量控制中心”,为了扩大地区影响力,2015年建成了“半岛麻醉与疼痛医学联盟”。2013年麻醉手术科在山东省排名第五位,获评“山东省临床重点专科”,2017年获评疼痛专业青岛市第一个“市重点学科”。多年来,艾登斌以超前的思维和务实的作风,打造出一支勇于拼搏、甘于奉献的麻醉疼痛医疗团队。 

精准微创 

多模式治疗慢性疼痛疾病 

艾登斌擅长应用多模式微创的方法治疗各种慢性疼痛疾病。如脊柱关节相关疼痛 (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膝骨关节炎、肩周炎等);神经痛(三叉神经痛、枕大神经痛、肋间神经痛、坐骨神经痛、肛周会阴神经痛等);顽固性癌痛;其他复杂疼痛(下肢动脉闭塞、术后刀口周围疼痛、乳腺术后上肢肿胀等)。 


针对颈型颈椎病,艾登斌在超声引导下,应用细针和微针刀穿刺到颈部关节进行松解,针对肌肉、筋膜粘连和神经嵌压进行松解。针对腰椎间盘突出症,艾登斌在X线和超声引导下将特制的射频针穿刺到椎间盘,通过高温使椎间盘水分丧失,突出物相对缩小,减轻对神经的压迫。对于突出较大的患者,艾登斌还选择椎间孔镜手术进行椎间盘摘除。对于粘连性肩关节囊炎,艾登斌采用臂丛神经麻醉下手法松解,联合微针刀松解进行治疗。 


治疗膝骨关节炎疼痛患者时,艾登斌根据病情制定治疗方案,运用射频针、银质针、微针刀、细针等多种治疗工具,在超声引导下可视化操作,松解神经卡压,脉冲射频调节神经功能,松解肌肉筋膜粘连,增加关节润滑,消除关节炎症,从而减轻关节疼痛、肿胀,改善关节活动度,从而消散粘连,改善血液循环,重建健康微环境。 


大多数的癌痛患者如果能够规范应用药物治疗,就可以达到基本不痛的状态。只有少部分病人应用大量药物仍无法镇痛,或者出现恶心、呕吐、便秘严重无法应用药物治疗,艾登斌采用镇痛泵体内植入术治疗,只需应用口服药物的百分之一的药量即可达到良好的镇痛效果。 

综合治疗 

为更多患者解除疼痛之苦 

麻醉科是医疗行业中有名的高风险、高强度、高压力岗位,但繁忙的工作节奏没有令艾登斌顾此失彼,反而更加重视培养团队的学习分析和总结能力。在他的带动下,麻醉科成为国内在人民卫生出版社主编主译的麻醉与疼痛领域专著最多的团队。艾登斌先后在法国、韩国、新加坡、加拿大等国家进修交流学习,带回了多元文化带来的多种技术、多种理念,与现有建设内涵取长补短,融会贯通,综合学习,不断完善。从28岁担任科主任以来,麻醉与疼痛,安全与无痛,医疗教学科研,始终萦绕在艾登斌心头,不断打造不断琢磨,如今已是硕果累累。 


近年来,由于人口老龄化和生活电子化,慢性疼痛患者呈不断增加趋势,严重危害人类的身心健康。艾登斌介绍,可喜的是,世界正在逐渐进入一个拥有更新更先进疼痛治疗手段的时代,在药物开发、神经调节技术和聚焦超声等方面都有了长足进步。此外,基因治疗、神经成像技术、经颅磁刺激技术等将有利于疼痛管理水平的提高。伴随着综合治疗理念的兴起,生物心理和精神因素相关的患者体验越来越多地受到重视,“只有从生物、心理、社会等多个角度看待慢性疼痛时,才能了解这些疼痛疾病的复杂性,从而为更多的患者解除痛苦。”艾登斌说。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 青岛新闻网简介法律顾问维权指引会员注册营销服务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