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遭遇“隐形杀手” 医生巧治破解难题

年轻男子——

不幸遭遇车祸,引发生命危险

37岁的郑先生是临沂一名中学老师,50天前突如其来的一场车祸打破了郑家的平静,郑先生因“骨盆多处骨折、肋骨骨折、肺挫伤、失血性休克”入住当地医院ICU治疗。

就在治疗20天各项生命体征逐渐稳定时,不幸再次降临,郑先生突然出现左下肢重度水肿,行下肢超声发现左下肢静脉血栓形成;血栓如“隐形杀手”一般,随时可能脱落引发急性肺栓塞带来生命危险,当地医院为郑先生及时置入了腔静脉滤器,给予低分子肝素抗凝治疗。

“祸不单行”,3天后郑先生右下肢静脉也出现了血栓,双下肢肿胀日渐明显,疼痛让郑先生日夜饱受煎熬,郑先生一家陷入紧张与焦虑中。

静脉滤器留置期限是12天,滤器的取与不取难以抉择。最终当地医生建议,取出原静脉滤器,更换留置时间更长的新腔静脉滤器。术中发现情况比想象的更糟,下腔静脉滤器以下被血栓充满,腔隙狭小难以取出,且取滤器风险极大,大量血栓在取出的瞬间会鱼贯而入进入肺动脉导致肺栓塞,当地医院终止手术,建议转上级医院。

介入团队——

一波三折,闯过难关,迎来生机

患者经朋友介绍打听到青岛阜外医院,并联系到青岛阜外医院内科17病区张涛主任。接诊,困难重重,风险极高;拒绝,时间就是生命,患者可能后半生就活在病患的折磨中,思前想后,张涛主任决定接诊,患者立即驱车赶往数百公里外的青岛阜外医院。

当天下午3时患者到达青岛,急诊科刘智伦主任开辟绿色通道排查新冠病毒后,患者住进病房已是周五傍晚5时左右,内科金小桦主任、张涛主任、曹阵学主任助理等留下查看患者后,挑灯进行手术前讨论。

经过反复推敲研判,结论是:1.患者较年轻,必须尽快取出已超时限留置的滤器;2.取滤器前,可经右侧颈内静脉置入新滤器,避免人为操作导致血栓脱落、肺栓塞;3.要保证新滤器置入后避开双肾静脉,不能将血栓挤入肾静脉;4.一旦滤器更换成功,可以行溶栓、取栓治疗;5.因患者车祸后有大出血病史,要充分评估患者再出血风险。

经过术前评估、讨论,内科介入团队在麻醉科、导管室的配合下,周六上午紧急为患者实施了介入治疗。术中造影发现患者双侧股静脉、髂静脉、下腔静脉内充满血栓,管腔重度狭窄,滤器圈套器释放困难,取出滤器困难重重;同时原滤器近心端接近右侧肾静脉,新滤器释放空间极小,几无可能。面对手术困难,立即更改手术方案。

首先用抽栓导管抽取原滤器远心端血栓,保证圈套器能正常释放;其次,穿刺患者右侧颈内静脉,将新滤器输送器送至原滤器位置,呈待释放状态;最后,同步释放新滤器、回收原滤器,尽可能避免血栓脱落后进入肺动脉。

经过在体外反复演练后,麻醉科秦峰医师以最快速度成功穿刺颈静脉,曹阵学助理执行新滤器释放工作,徐硕医生执行原滤器回收工作,张涛主任中间协调配合,导管室魏常猛、桂晓蕾身披铅衣,随时应对肺栓塞等意外情况。

扣人心弦的一系列操作就在众人默契配合下有惊无险的顺利完成,新滤器释放原滤器取出的一刹那,所有人都如释重负。

更换滤器结束,内科介入团队成员又为患者实施了取栓治疗、溶栓治疗,术后第2天患者皮肤绷紧的双下肢肿胀程度明显缓解。在病房恢复期,曲华伟护士长带领护理团队对患者进行了精心的护理及按摩下肢的科普教育,这一切让经历了50多天病痛折磨的郑先生感动的热泪盈眶。

入院前后10天,郑先生双下肢水肿完全缓解出院。出院时,初夏的阳光温暖又有点热烈,日渐康复的郑先生正从车祸的阴影中走出来,一家人对青岛阜外医院充满感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