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频道 > 特别推荐 > 正文

三鹿受害少年患肾病用无限极产品当药品,后确诊尿毒症去世

2019-01-19 09:28 来源:澎湃新闻
分享到:

image.png

购买的无限极增健口服液。

1月17日下午,河南新密市大卫镇桃园村的梁起超向澎湃质量报告投诉平(www.thepaper.cn/consumersComplaint.jsp)讲述,他轻信当地无限极门店销售人员鼓吹保健品能治好他儿子梁宏(化名)“双肾结石、肾功能不全”的病,让其子服用无限极产品当药品“治疗”一年多,其子终因尿毒症去世。

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媒体事务部门一位人士就此对澎湃新闻称,目前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了解中,“针对此事件,无限极在此恳请有关医疗、司法部门介入调查,还原事情真相”。

梁起超告诉澎湃新闻,儿子小时候吃过三鹿奶粉,肾上出现问题,经国家安排统一治疗,已基本痊愈。2014年2月,儿子又被确诊为“双肾结石、肾功能不全”。在2015年7月至次年8月,他经村卫生室医生郑某安介绍,从大卫镇宋某霞经营的无限极门店处购买“保健品”超27次,花费超4.6万元。

这一年间,15岁的梁宏病情愈发严重。2016年5月,梁宏被诊断为“已接近尿毒症”;但梁起超夫妇碍于所购无限极产品昂贵,舍不得扔,仍继续让儿子服用。

2017年7月,梁宏被诊断为“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肾结石”。后虽全力救治,但梁宏仍于2018年2月病故。

梁起超称,儿子患病期间,宋某霞曾多次向他们宣称无限极产品无毒副作用,坚持服用能让孩子的病早日治好。

1月17日晚间,澎湃新闻多次致电郑某安、宋某霞二人求证上述说法,但电话均无人接听,也未回复短信。

1月18日上午,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媒体事务部门一位人士向澎湃新闻发来情况说明称,1月17日,无限极方面刚刚获悉此事。经了解,2015年7月,梁起超开始购买无限极产品,并将部分产品用于帮助儿子调理身体;2018年1月,梁起超的儿子因尿毒症去世,后与无限极经销商进行接触,要求赔偿,双方协商未果。

image.png

起超所持有的无限极的优惠卡。

价值4.6万多元的27张无限极产品“销货清单”

梁起超称当时妻子没母乳,2000年左右,买三鹿奶粉让俩个孩子服用。2001年左右,儿子梁宏两岁多时尿不出来,到医院就诊,医生说国家免费治疗。经在新密市人民医院就诊二个月多月,经儿科主治大夫会诊,康复出院。“当时新密市还给赔了2000元,这些医院都有医疗档案证明”。

但在2014年,梁宏又被查出肾病。其提供的病例资料显示,2014年2月,14岁的梁宏被郑州大学附属郑州中心医院诊断为“双肾结石;肾功能不全”。

image.png

2014年2月,14岁的梁宏被郑州大学附属郑州中心医院诊断为“双肾结石;肾功能不全。

梁起超声称,此后,通过中药调理,儿子病情逐渐好转。

转折出现在当年秋季。梁起超称,2014年9月,村卫生室医生郑某安向他推荐无限极系列产品,称服用无限极产品治好了自己的“骨癌”,疗效不错。

梁建超称,当时他并没有相信,但此后,郑某安和一位在镇上开无限极产品销售店的宋某霞多次上门向他推销产品,鼓吹用无限极治好了自家亲戚的宫颈癌,让放心使用,并展示了一些康复案例。

“最终使用无限极,一是因为郑某安是医生,他和宋某霞宣传的康复案例很让人动心;二是他们说无限极产品是中草药,大学教授说过服用中草药治疗稳当。”梁起超说。

2015年7月19日,郑某安带梁起超前往宋某霞所开的无限极门店,一次性购买了3088元无限极产品。梁起超称,宋某霞当时还告诉他,这些产品是没有毒副作用的,坚持服用孩子的病会早日治好。

梁起超表示,其家境不富裕,带孩子到处看病已花费不菲,但想着能治好孩子病,夫妻俩就咬牙寄希望于无限极。服用无限极产品期间,儿子没有再接受任何专业治疗,也没服用药物,只是会定期去医院检查。

image.png

梁起超初次购买无限极产品购销清单。

梁起超展示了保存的27张“销货清单”,从2015年7月19日至2016年8月23日,他前后在宋某霞处购买无限极产品超27次,累计花费超4.6万多元。产品含“增健、灵芝皇、钙片、海豹油”等9款产品,单价最贵的“灵芝皇”显示为499元,“钙片”最便宜,为99元。

澎湃新闻在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官网上查询发现,上述“销货清单”中,含“增健”字眼的对应产品有“无限极增健口服液”和“无限极增健牌固体饮料”两种;“灵芝皇”为“无限极灵芝皇胶囊”。

除了前述9款产品外,梁起超所购还包括“无限极男仕口服液”、“无限极牌常欣卫口服液”、“无限极牌儿童口服液”等产品。

澎湃新闻在国家药品监管局网站查询发现,“无限极牌常欣卫口服液”备案信息显示“少年儿童为不适宜人群”。

但截至2019年1月17日晚22时,无限极官网所有产品的“产品介绍”、“相关知识”、“使用指南”内容均为空白。目前尚不清楚未显示该部分内容的具体原因。

“无限极一盒四五百元,不吃可惜了,就还给儿子吃着”

梁起超说,当时有宣传称购买一定金额产品,就会成为无限极“会员”,会给优惠卡,这时就可以拿着这张卡享受购买产品优惠,也可以推销产品赚提成。

2015年7月19日,梁起超拿到了一张编号为160049486的无限极“优惠卡”,但他说自己从来没有推销过无限极相关产品。

梁起超说,“我始终相信无限极保健品是中草药,能治疗好我儿的病情”。儿子在服用无限极产品期间,并没有出现特别症状,但是经常感冒发烧。当时,他们以为是抵抗力差,未接受专业治疗。

2016年5月,梁起超发现儿子病情加重,遂去医院检查,结果被诊断“已接近尿毒症”。

“当时医生看了我们吃的无限极产品后,让别再吃,但我和他妈觉得一盒四五百元,不吃可惜了,就还给吃着,现在想想真后悔。”梁起超回忆,直到2016年10月,儿子吃完了剩下的保健品后,就再没有购买过无限极产品。

此后,梁宏病情继续加重,开始出现“浑身疼痛”症状。2017年7月,梁宏在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被诊断为“尿毒症期”。

image.png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显示“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

梁起超提供的“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诊断证明书”显示,梁宏被诊断为“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肾结石”。

梁宏最终于2018年2月因病不治离世。

孩子去世后这一年,梁起超没有去找宋某霞,夫妇俩一直(因为用“保健品”给孩子治病)充满愧疚、自责。“妻子得了乳腺癌,我每天都要服用精神药物。”梁起超说,宋某霞的店仍然开着,不时还会听身边人说去那里购买无限极产品。

2019年1月17日晚,澎湃新闻多次致电郑某安、宋某霞二人,但电话均无人接听,也未回复短信。

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媒体事务部门一位人士向澎湃新闻证实,梁起超所持的的确是无限极的优惠卡,但这张卡只能用在购买产品时享受相应折扣。持优惠卡的消费者并不是公司的业务人员,不能推销公司产品。

稍早前,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曾就此前澎湃新闻报道的“产品被指疑致西安女童心肌损害”发来一份《情况说明》,称无限极(中国)公司一直将遵循国家的相关法律政策作为立身之本,明令禁止经销商对公司产品进行夸大或虚假宣传。

无限极回应:恳请有关医疗、司法部门介入调查还原真相

1月18日上午,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媒体事务部门一位人士向澎湃新闻发来一份《关于商洛市消费者梁先生投诉的回应》,以下为回应全文:

1月17日,我司400客服热线收到消费者梁先生的投诉电话,表示其19岁的儿子因服用公司产品而离世。对于梁先生及其家人的遭遇,我们深表同情。由于此前我司并未收到相关信息,对于梁先生投诉的情况,我司正在紧急核查中,目前了解到的基本情况汇报如下:

梁先生儿子小时因食用三鹿奶粉,被确诊患有双肾结石,多次住院治疗。“三鹿事件“事发后,梁子获得赔偿2千元。此后,梁先生四处求医盼能治好其子疾病。

2014年2月,梁先生儿子时年15岁,因无故摔倒起不来被送院检查,确诊患有慢性肾脏病3期,双肾多发结石。

2015年7月,梁先生开始购买公司产品,并将部分产品用于帮助儿子调理身体,共购货12次,合计33562元,其中保健食品及食品23989元。2016年8月之后,梁先生所持优惠卡再无购买公司保健食品的记录。

2017年7月,梁先生儿子确诊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后期。梁先生通过“水滴筹”向社会筹集捐款17651元。

2018年1月,梁先生的儿子因尿毒症去世,梁先生与我司经销商进行接触,要求赔偿,双方协商未果。

本月17日,梁先生拨打客服电话,我司才知晓此事,立刻让分公司连夜核查。目前具体的情况还在进一步的了解当中。

针对此事件,我司在此恳请有关医疗、司法部门介入调查,还原事情真相。也欢迎媒体及社会各界人士一同监督。我们愿与消费者一起,促进事件的解决,并依法承担相应责任。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 青岛新闻网简介法律顾问维权指引会员注册营销服务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