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天气 青岛挂号 违章查询  青岛新闻网 > 健康频道> 健康新闻 > 正文

青岛熊猫血志愿者为献血全天开机 常半夜救急

来源:青岛早报 作者:王磊江 王建亮 2015-10-08 09:31:58 字号:A- A+

     “熊猫血”,其医学名称为RH阴性血,因其稀有故称“熊猫血”,意为与大熊猫一样珍贵。因此型血极度稀有,因此临床用血时常遇缺口,尤其是出现突发性事件的紧急情况下,很容易危及患者生命。经过了10多年的累积,如今青岛中心血站RH阴性献血者登记在册的献血者达到了1100余人,形成了一支固定的RH阴性献血群体,自1993年至今共有RH阴性献血者5624人参加无偿献血,其中有工人、家庭主妇、公务员,包含各个阶层,他们的献血量达到1863400毫升。独特的血型,让这些志愿者获取了特殊的称呼“熊猫血”献血志愿者,稀有的血液,让他们牺牲了常人本该应有的享受,时刻准备着,已经成为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失的内容,他们血管中流淌的是希望,拯救的是生命。

     常常半夜接电话救急

     尽管市中心血站储存了大量的血液,其中也包括RH阴性血,但有时需要新鲜血液,因此不得不给应急队的志愿者打电话。每次只要发生因为产妇的大出血、新生儿大溶血、外伤大出血的危急情况后,接到电话的志愿者立马就会出门赶往血站。苏春燕女士作为一名RH阴性血的献血志愿者,经常是半夜被电话铃声叫醒。去年的一天半夜,她正在家里睡觉,血站的紧急求救电话叫醒了她,一名RH阴性血产妇需要紧急输血,苏春燕二话没说起床穿好衣服打车赶到血站,献了400毫升血。

     市中心血站相关负责人介绍说,青大附院一名10个月大的孩子曾经被诊断为溶血性贫血,输血科的储备血液与小患者交叉配血不成功,孩子有生命危险。血站工作人员紧急求救,十几名“熊猫血”志愿者第一时间赶到了血站,和孩子配型成功。这些志愿者都曾救过陌生人的命,有的甚至参与过七八次紧急献血。市中心血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熊猫血”志愿者们时常念叨的一句话是 “一个电话随叫随到”,只要有急症患者需要“熊猫血”,血站在调配库存血的同时,志愿者们会在最短时间内赶到献血。

     有一次,一个刚来到世间两天的女婴突然遭遇不测,出现了黄疸,生命危在旦夕。这名女婴出现黄疸的原因与众不同,原来是她体内的血是RH阳性血与妈妈体内的RH阴性血发生冲突所致,救命的惟一办法就是帮女婴换血。在这关键时刻,青岛市中心血站及时与3名RH阴性血志愿者取得了联系,晚上9点多,他们来到血站伸出胳膊,献出1000毫升热血,挽回了婴儿生命。这3名献血英雄分别是王健、朱登记、张旭东,他们来自不同的岗位,都有同样的爱心。

     王健是贵州路前海利群快餐美食的个体经营者,当天因是周末用餐的人特别多,加上岛城持续几天零下十几度的低温,累了一天的他刚收拾完店里的卫生,准备关门回家休息,接到血站求助电话后,二话没说匆匆打车来到血站。朱登记是海博出租车司机,正在从事营运的他接到血站的求救电话后,顾不得自己的生意,驾驶着出租车来到血站。张旭东的工作单位是青岛钢铁集团公司,在李沧区,距离市区较远,他下班后坐车两个小时刚返回镇江路的家中,接到血站电话后,顾不上休息,风风火火地赶到血站救急。

     看着从自己身上流淌出的带着体温的血液,三人虽然很疲惫,但都很欣慰。当晚12点45分,三人献的热血检验合格后,被送血车送到医院,分批注入这个新生命的体内,使得一个病弱的生命得以救治。

     自己献血还带动家人参与

     今年49岁的王平是市公安局的一名干警,在2000年单位组织的一次无偿献血活动中,王平知道了自己的血型是稀有血型。就这样,王平开始了稀有血型志愿者献血的历程。

     两年前,一名稀有血型的新生儿出生两天发现严重溶血,情况很严重,从黄岛辗转来到儿童医院。孩子呼吸困难,母亲还躺在医院里,父亲急得不知所措,医生说只有马上换血或许有救。血站联系到王平,王平放下电话打车就往中心血站赶,以最快速度到达献血室,献了400毫升。

     王平说,当时孩子需要800毫升血,另一位先生也赶过去了,可他的血不能用。“情况危急,我让工作人员再抽我的血,他说有规定每人次最多只能献血400毫升,不能再抽了。万幸的是,最后找到了另一位献血者。”

     十多年来,像这样的紧急情况王平已记不清有多少次了,他说:“每次血站打电话给我,我就知道有危急情况,我肯定第一时间赶过去。而且我也告诉血站工作人员,有事一定叫我,我家离血站近,开车五分钟就能过去,这样能节省抢救时间。这些年,最开心的事就是献完血回家,收到血站的反馈:‘人救活了’!”

     在王平的影响下,他的妹妹也加入到无偿献血的队伍。“妹妹有次回青岛探亲,听说了我献血救人的事,于是也去测血型,没想到她也是RH阴性血。她住在济南,现在也成为稀有血型志愿献血者了。”对于自己和家人的献血义举,王平一直强调“没什么特别的”。王平一再叮嘱记者说:“我就做了件普通的事。相信大家如果是我这种情况,也会这么做的。”

     为了献血24小时开手机

     许多志愿者都是每年按时到中心血站献血,但只要血库的血液储存量够,血站工作人员会劝说志愿者暂时先不要献,为的就是在最关键时献血救人。为此,许多志愿者都改变饮食习惯,平日保持戒烟戒酒和少吃肉类的习惯,以保证血液的质量,同时保持一天24小时手机不关机,确保随时和血站保持联系畅通。

     志愿者许双林,有一次血站通知他去献血,但是前一天他喝了酒,血站说这种情况下献的血不能用。事后,许双林便开始刻意地少参加一些场合,即使参加也坚持不抽烟、不喝酒,少吃油腻食物,他的手机每天24小时开机,保证血站随时能够联系到他,他可以为需要的人献出自己的鲜血。10年来,许双林已献血7000毫升,但他却表示:“这不算什么,救人是我应该做的,有许多人献得更多。献血只是为了尽一份义务,尤其是作为稀有血型者,更要互相帮助。”

     志愿者戴宗升,是麦岛社区居委会的一名工作人员,今年54岁。从1995年他第一次献血后得知自己是RH阴性O型血后,这些年他已累计献血7600毫升。他说:“我不记得都具体救过什么人,每次接到电话后,只要我的条件符合我就去。”戴宗升知道喝了酒之后是不允许献血的,由于他的血型比较特殊,什么时候献血自己说了不算,为了能救人,爱喝酒的戴宗升从此戒了酒。

     无偿献血是真情,更是爱心。因为爱,生命得以延续;因为爱,手足同胞的生命得以拯救;因为爱,再大的灾难他们也会共同面对。只要患者需要,他们甘愿付出满腔热血,为社会奉献出自己的一片爱心。

     能帮助别人是种快乐

     今年39岁的李海英,从2000年开始,已经连续献血18次,献血量达到了7000毫升。

     记者:从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是“熊猫血”?

     李海英:2000年的时候,单位组织义务献血,我参加了,事后血站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自己是稀有的“熊猫血”。

     记者:最近一次献血是什么时候?

     李海英:今年8月份,即墨的一名“熊猫血”志愿者和我取得联系,想和我一起献血,我们一起到血站献血。能够献血救人,我觉得是种快乐,希望有更多的志愿者加入到我们这个大家庭。

     RH血型孕妇应先验验血

     RH(-)型血是稀有血型,又称“熊猫血”。汉族人所占的比例极少,仅占千分之三,属稀有血型,如果同时考虑ABO和RH血型系统,在汉族人群中寻找AB型RH(-)同型人的机会不到万分之三,十分罕见。无论是RH(-)者还是RH(+)者其差别仅仅是血型的不同,都属健康人群。但RH(-)者遇到特殊情况时情况会非常紧急,如母婴RH血型不合的妊娠,很可能导致胎儿的严重伤害;个别RH(-)病人再次输入RH(+)血时,可能产生强烈的溶血性输血反应。

     市中心血站昨天特别提醒,该血型孕妇应该到市中心血站进行RH血型鉴定,并测定是否有免疫性抗RH抗体,以防因母婴血型不合而发生新生儿溶血症。(记者 王磊江 王建亮)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责任编辑:王雅虹
-

相关阅读青岛新闻